棉花糖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碧海风云之谋定天下 > 第三百五十八章 下怀
????“都知道朱氏的观心术,我要是选了你相熟的人来易容,岂不迟早要露馅儿?”

????“说吧,你今日又是点香又是取出面具,是想做什么?”

????“没什么,想要与你叙叙旧。”

????朱玉澹轻笑一声,指了指屋内的一圈人:“你说你在太液城中潜伏了十年,说与朕要叙旧,或许还说得通,只是这些人里除了莫大虬朕都没什么面识,真不知有何旧可叙。”

????祁烈听不懂南语,全靠祁楚在身边替他通译,听到此处也有些不耐烦,说道:“大巫神,你说是有要事相议我才到了这里,如果你想与她聊天叙旧,恕我不奉陪了。”说着便要起身。

????温兰正色道:“血焰王稍安勿躁,今晚以要事相商为名请诸位来确实只是个借口不假,然而所为之事关系开春之前我三军的存亡利害,不得不慎重。我温兰布局二十年,从不做无用之功,这一点血焰王还是知晓的吧?”

????温兰提到开春,祁烈心里被牵了一下,只得闷闷不乐地复又坐下。

????温兰转头向朱玉澹继续说道:“今日碧海易主,加冕礼成,四海诸邦皆是见证,我伊穆兰国主也是出于善意特意屈尊在阶下观礼,为的乃是两国能偃旗息鼓,重归于好,就像碧海与苍梧一般,缔结友好之盟。”

????朱玉澹哼了一声,不做理会。

????温兰继续说道:“怎奈事与愿违,人心难料。上明皇已退隐帷后却依然兴风作浪,无事生非!不知此举何解?”

????“一派胡言乱语,不知所谓!”朱玉澹一掌拍在了椅子的扶手上。

????温兰不慌不忙,从袖中取出一物,是个一指长的圆筒,又从筒中抽出一小卷纸,看在朱玉澹眼中,显出几分惊讶,不似方才那般淡定了。

????温兰将纸卷先递于珲英,示意四下传阅一番,莫大虬看完欲交给温和,温和将手一推,表示已经看过了。

????温兰继续说道:“这信中所述说表已不消我多说,只是上明皇如此明目张胆地将这封亲笔信用鸽鹞发给苍梧温帝,置我伊穆兰国主欲结秦晋之好的苦心于不顾,未免令人痛心疾首。”

????朱玉澹见密信依然败露,怒道:“……你是如何能得到这封信的。”

????温兰笑道:“这封信依我猜测,应该是你去霖州前便已备下的,若霖州大胜,则此信无用,若兵败国破,则发信苍梧。是也不是?”

????朱玉澹脸色阴沉,没有说话,显然是被说中了意图。

????温兰环视四下一周,问道:“诸位,倘若此信落入苍梧温帝手中,那苍梧国欲行渔利,趁机渡过瀚江攻过来,而我们还被蒙在鼓里,既回不得伊穆兰又无力抗衡,是不是就成了瓮中之鳖了?!这样的大事,我岂能不请你们来一同商议?”

????莫大虬初任族长手中尚无兵权倒也罢了,珲英与祁烈皆是

????一惊,原来温兰手中竟然握着这样重要的证物!现在伊穆兰手中有多少兵力,其中还有多少残兵伤兵自己一清二楚,而苍梧大军十万完好无伤地就在瀚江对面,绝非儿戏。

????温兰转向朱玉澹叹了口气:“我向鹰语王借了神鹰啄死鸽鹞才得了这封密信,可是上明皇怕是还不领情吧?我截下的这封信,不仅关系到我伊穆兰的存亡,更是救了你次女清乐公主朱芷洁的性命啊。”

????朱玉澹听得犹如云山雾罩,这温兰惯会巧言令色……怎么会和洁儿的性命有关了?

????“此话说来就长,”温兰略略思索,自言自语道:“该从何处说起呢?也罢……就从这苍梧国已作古的前任太师慕云铎说起吧。”

????朱玉澹被他拿了密信,正想该如何应对,听他转了话头说起慕云铎,暗想正好观一观此人面相,好得知他到底是何真意。

????不料温兰见她看过来,笑道:“我既然不怕说于你听,就不会虚言诳你,你拿观心之术看过来我正求之不得。”

????他说着站起身来走到窗边看着天上月色暗淡,乌云似遮。这一间屋子他住了十年,窗前的景象已是再熟悉不过。

????“慕云氏智冠天下,代代都是稀世的谋将,慕云铎更是其中的翘楚,与其祖上的开国太师慕云啸齐名于世。然而这样的人物啊,虽智谋不遑多让于先祖,忠君之心却是半分也无。他见李氏天资愚钝,身体孱弱,便总想着如何取而代之。早将他祖上当年蒙李氏出手庇佑全族人的恩情忘得一干二净。唉……族人,还有比这个更值得珍视的么?”温兰一边说,一边看向祁烈,似有深意。

????他继续说道:“其实以慕云铎的智谋,要取一国并非难事,不过他大约是觉得人生苦短,而他的野心又大得惊人。也许他觉得以他慕云氏之智仅仅统辖一国是屈才了,于是除了盯上了苍梧国的皇位,邻邦的阴牟国,连同你碧海国也成了他的垂涎之物。除此之外,慕云铎外宽内严,表里不一,还一心想要剿灭淞阳国的常氏后人。哎……他想做的事情实在太多,以致于如此迫不及待地自恃聪明设下了连环之策,想凭此一策将这四国四氏一举收入囊中。”

????朱玉澹知晓慕云佑与慕云佐死后,慕云氏已绝了门户,听温兰说起这段匪夷所思的往事,虽然有些讶异,但不以为然,冷笑道:“那慕云铎当初先帝也曾见过,虽是个人物,哪里就有那样的本事,能一策收四国?如今他已作古,也不见有什么动静,可见你说的都是些危言耸听之辞。”

????“有没有这样的本事并非一两句话就能说得清,有些事上明皇知道,但也有些事你不知道。譬如当年的毒金之战,上明皇就真以为碧海国就是被慕云铎给救了么?”温兰的话中颇有讥讽之意,然而后面的话却无不自嘲:“说到那毒金之战,慕云铎也不知是从哪里得来的消息,对我伊

????穆兰国那时国内的各种弊端了如指掌。譬如三族相争,粮食短缺。他将我国的底细摸得如此透彻,才能拟出这连环策来。当年苏利国主率兵六万去霖州夺粮,他使了伪报之计诱我国主将六万大军变为十二万,还放出风声到你碧海说我伊穆兰想要兵临国都,然后就等着你碧海国求救于他慕云氏。”

????此言一出,朱玉澹虽未作驳,心里却被刺了一下。母亲当年在世时对这毒金之战耿耿于怀,说是被慕云铎算计了,但看来母亲依然不知道被算计了如此之多。当时看伊穆兰人已是缺粮,还敢以十二万人的军势来犯,显然不合情理,慕云氏的解释是伊穆兰人有勇无谋背水一战,可他拿金山退敌,难道又算是什么高招么?不过是当时束手无策才不得以听了他的计策罢了,事后母亲才幡然醒悟,这慕云氏是借了伊穆兰之手来耗尽我碧海的国库。

????温兰见她默不作声,嘿嘿笑道:“也不是只有你碧海国被算计了,我伊穆兰国不也损了足足六万人么?可见这慕云氏有多奸险,说到这金山之战,其实不过是他连环策中的一环,而这计策的先头还得从苍梧国说起。苍梧国虽然国境辽阔但群山峻林众多,南境之处接壤的阴牟国犹如一个山岭的缺口,只要一越过阴牟国,便是一马平川。阴牟国自降了苍梧成了属国之后便尽心尽意地承起苍梧国的门户之责。不过慕云氏还是不满足,总想将阴牟国纳入苍梧国的疆土。慕云铎在朝堂之上试着向钦文帝提过几次,无奈钦文帝生性懦弱胸无大志,说既已是属国何须再去强逼,两下相安无事便是百姓的造化,并未予以采纳,使得慕云铎不得已另谋计策。此时恰逢淞阳常氏后人隐秘居住之地被他查明,于是他便特意挑选了阴牟国进万桦帝都纳贡前夕的日子,以出兵征讨常氏余孽为名北上离了帝都,却暗中叫卫国公的儿子故意调戏阴牟国长公主挑起冲突,在混乱中又刺死了阴牟国国主黎摩,为的就是酿成一出不可挽回的祸事。”

????朱玉澹想起妹妹朱玉潇初回碧海时向她提过这黎摩被刺死之事,那时她还问了一句,难道慕云太师便眼睁睁看着么?妹妹说三太师恰逢远征不在朝中。现在听温兰所述,竟是故意避开的?

????“慕云氏为何要故意避开?”

????“区区常氏后人,慕云三太师随便去一人便足以对付,却三人倾巢出动,就是想躲得远远的好不叫阴牟后人记恨,也好将黎氏的两位公主收为己用。”

????“黎氏的公主?慕云氏收来何用?”

????温兰反问道:“上明皇的妹妹难道没有说过么,你碧海金山上浇的毒水乃是黎摩的次女黎太君黎柔所制,没有她黎氏的毒,安有那毒金之战?当然,黎柔不过是锦上添花,慕云铎实际上看上的是她的姐姐。他灭了常氏后星夜率军回了帝都,将黎摩的两个女儿保护起来,自然也就成了她们眼中的救星。”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