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秋风如此做作,就是想混入封门村中。他知道自己这番说辞,听起来虽然天衣无缝,不过封门村如此诡异,这些黑衣人绝对不会轻易放自己离开。他们要么会将自己当场杀掉,以除后患,要么会将自己带回封门村,严刑拷打,逼问自己是否另有所图。无论如何,这些人绝对不会坐视自己下山而不理。

????此时见两名黑衣人断了自己的退路,厉秋风故意装出一副慌慌张张的模样,向后连退了三四步,颤声说道:“你们又不是官府,怎么能不许我下山?!”

????那黑袍人冷笑一声,走到厉秋风身边,冷冷地说道:“官府算什么东西,敢管咱们封门村的事情?实话不妨告诉你,你们武当派在武林中是数一数二的名门正派,可是就算你们掌门人到了这里,一样要乖乖地听咱们的号令。”网更新最快电脑端:/

????他说到这里,略停了停,接着皮笑肉不笑地哼了一声,口中说道:“司徒先生,请吧。”

????厉秋风仍然迟疑不动。黑袍人不耐烦起来,厉声说道:“你若是再不走,咱们可要用点手段了。”

????厉秋风摇了摇头,装出一脸不情愿的模样,对那黑袍人道:“好,我和你们同去。不过明日一早,我便要下山赶往云台山。否则误了行程,师父定然会责罚于我。”

????黑袍人听他愿意同行,嘴角挤出一丝冷笑,道:“你若早这样说,咱们何须费这么多口舌?!”他说到这里,转头对两名黑衣人道:“你们两个在前面引路,看着点陆老七,别让他从牛背上摔下来。真他娘的丢人,天龙门算什么东西,竟然能把陆老七揍成这样一副奶奶样。这笔账日后非得和崔延寿这个王八蛋好好算算不可。”

????厉秋风被两名黑衣人一左一右挟持在中间,随着黑袍人向前走去。此时已是一更时分,山风虽然小了些,四周寒气却越发严酷了起来。好在这山上并没有积雪,否则这荒山野岭更加难走。

????厉秋风一边走一边暗自思忖,这些人看样子是要回转封门村。只不过脚下并无道路,难道这些人平时从不下山?若是此处为进出封门村的必经之路,便是踩也踩出一条路了,怎么会如此荒凉难行?

????他一边思忖,一边抱着十二分警惕。因为他猜想这些人绝对不会放过自己,或许是想将自己带回封门村之后,严刑拷打,逼问自己是否另有所图。或许半路上下手,将自己杀掉之后随处一埋,以除后患。不过无论如何,这些人绝对不会放过自己。是以他行走之时,右手紧握刀柄,一旦这些人有所异动,他便要先行出手杀人。

????厉秋风并非恶汉,只不过教他武功那人自小便对他说过,江湖之中风波诡谲,即便是面对那些成名的大侠,却也不能不有所提防。若是到了万分紧急关头,便要先行下手,免得被对方所乘。自他到锦衣卫当差之后,耳闻目睹,无一不是凶徒巨贪,种种诡异的害人手段让人不寒而栗。是以厉秋风虽然心地并不歹毒,只是一旦到了生死关头,他便只想着抢得先机,杀掉对方,再作计较。

????约摸走了一顿饭工夫,眼前突然出现了一面巨大的石壁。走在最前面的一名黑衣人走到石壁前,也不知道他在石壁上按了什么,只听“轰隆隆”一阵巨响,从石壁右侧一棵大树之后,竟然出现了一个洞口。那名黑衣人举着火把钻了进去,随后那头老牛驼着农夫,也晃晃悠悠地走了进去。

????黑袍人走进石洞之后,原本挟持着厉秋风的两名黑衣人变成一前一后,将厉秋风裹胁于其中,随着黑袍人走了进去。待得走入石洞之后,却见石洞内宽约两丈,石壁上乱石突兀,极为杂乱。地面虽然还算平整,不过遍地石头,高低不平。

????待得众人走出五六丈之后,只听身后又是一阵“轰隆隆”的巨响。想来是殿后之人按下了机关,将石洞入口重新封闭。

????厉秋风心下暗想,这石洞多半是天然形成,只不过被人略加修整,才做了进出封门村的密道。看这石洞的模样,无论是规模还是修整程度,比之云台山上通往无极观的那条石洞颇有不如,更别说姚广孝在虎头岩下开凿的巨大石窟了。看样子封门村虽然势力不小,可是毕竟不能与昔年纵横天下的魔教和“黑衣宰相”姚广孝的力量相提并论。

????众人沿着石洞一路前行,走了一柱香工夫之后,总算出了石洞。借着几名黑衣人手中的火把光照,却见脚下出现了一条宽三丈余的大路,修葺得甚是平整。道路左右两侧都是高大的槐树,影影绰绰地如同无数怪物,正自不怀好意地俯瞰着众人。

????出了石洞之后,两名黑衣人又分别走在厉秋风左右两侧,仍然将他挟持在中间。

????黑袍人走在厉秋风身前一丈之处,背着双手,倒甚是悠闲。厉秋风心下暗想,看样子这些人是要将我带入村中,不知道想如何对付我。在修武县城之中,已经知道纪定中原本姓聂,想来他便是封门村五大家族之一的聂家的子弟。纪定中、胡坤、韩去思、黄崇、蔡笑、杨子乔、史念豪等人要么不懂武功,要么武功不高。只是这些人都是极有心计之人,而且心思歹毒,不能小视。封门村是聂、陆、赵、杜、花五家的根基所在,比之纪定中等人只怕更难对付。自己须得小心在意才是。

????众人走了一柱香工夫,黑袍人突然停下了脚步。他停下之后,走在厉秋风左右两侧的两名黑衣人也停了下来。厉秋风却佯作不知,仍然自顾自地向前走去。只是他刚刚走出一步,两名黑衣人各自伸出一只手,将他双臂牢牢抓住。

????厉秋风故作慌张,用力甩了两下。站在他左侧的那名黑衣人喝道:“他妈的,你给老子老实点!否则老子一剑废了你这条胳膊!”

????这名黑衣人一边说话一边在厉秋风左臂上用力一捏。以厉秋风的武功,若是猝然遭遇攻击,肌肉自然而然地生出反击之力。只不过厉秋风为了迷惑众人,已自将内力收拢于丹田之中。是以这黑衣人一捏之下,厉秋风没有半点反击,疼得“哎呀”叫了一声。

????黑袍人听身后有人惨叫一声,吓了一跳,急忙回头张望,却见并无异状。他压低了声音喝斥道:“你们吵些什么?在这里大呼小叫,不怕族长怪罪吗?!”

????那名黑衣人嘿嘿一笑,口中说道:“这小子不知道规矩,我抓了他一把,给他点颜色看看。”

????黑袍人看了厉秋风一眼,“哼”了一声,将头转了过去,口中不屑地说道:“武当派自吹拳剑双绝,是武林中第一剑派。想不到教出的徒弟如此脓包,岂不让人笑掉了大牙!”

????厉秋风装出一副维护师门的模样,对那黑袍人说道:“我武功低微,可不是武当派的武功不行。你这话若是被我师父听到,只怕他老人家不大高兴。”

????黑袍人听厉秋风虚张声势,拿范崇印来吓唬自己,对厉秋风更是轻视,冷笑道:“姓范的有什么了不起?他若是真到了这里,恐怕连咱们封门村在哪里都不知道,便会遗尸荒野,连骨头渣子都不剩。”

????厉秋风颤声说道:“你、你怎么如此狂妄,难道真不怕武当派找上门吗?”

????便在此时,忽听前面有人说道:“是小四回来了吗?”新八一中文网首发s://m..com

????黑袍人原本想抢白厉秋风几句,只不过听到这人的声音,他立即躬身说道:“爹爹,是儿子回来了。”

????那人说道:“想来你已经将陆老七带回来了。你将他送到杜家治伤,明日一早咱们再细说此事。”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一刀倾情》,微信关注“优读文学”,聊人生,寻知己~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